2010-09-16

与刘凯琴的通信 - []

Tag:

(因为都是工作、友谊与交流,不涉及隐私,故发表出来,另有《刘凯琴与洋罗拉(全本)》一文发在“失去镜子的罗拉拉”上(http://blog.sina.com.cn/u/1272303921)有兴趣可去一看。)

刘凯琴你好!那天说是采访,却聊天聊得很愉快。但是因为太开心了,有些细节记不住了。比如你说你爸爸妈妈分别是哪里人,我只记得其中一个是澳大利亚的。还有英国的罗拉拉告诉我,你和她都是爱丁堡大学的,可是我看到一篇报道却说你是爱尔兰大学的,究竟哪种说法是对的?请回复下。

 肖林你好!好开心收到你的来信!先回答一下你提的两个问题。
我妈妈是英格兰人,我爸爸是澳大利亚人。我出生在爱尔兰。
我跟英国的罗拉拉确实是爱丁堡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说我是爱尔兰大学毕业的那个报道我也看过。像我们那天谈到的,什么奇怪的杜撰都有!人家对欧洲地理不太清楚吧,两个字就把他们搞糊涂了。

 

凯琴你好,工作之余写了两天,把那天的谈话整理出来。其实见报发不了这么多这么长,这是我出于兴趣自己写的,之后会发在我的博客上,为了避免采访了我写的却不是我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我决定先给你们看一下,以纠正错误。因为那天实在没记几个字,都是凭记忆回忆出来的。有错的话一定不要客气,纠正我吧!

等你们校对批改之后,我将先从中选择一部分发在我们报纸上(那要换种写法了),见报之后,我再陆续将这篇随手记发在我的博客上。所以在我未正式发表前,先别给别人看哦。哈哈保密。祝一切顺利!

 肖林你好,
我好感动,你记得这么多细节,还写得又多又有感觉!我因为现在有事要出去,我还没有从头到尾仔细看,但我答应今天抽空看,晚上早一点给你老实地回复一下,找到要调整的地方我就提出,但刚才表面顺一下了没看到。
谢谢,谢谢!

肖林你好,我今天的事情忙完我就看了一下,特别满意!你是唯一采访过我竟然写出来的东西还能让我哈哈大笑的人!让我最开心的是,你在文章里提到了很多我们那天提到的有的人可能认为稍微有点敏感的话题(比如物质匮乏那部分,还有最初不喜欢受采访那事),但你并没有过于强调这些题目、取笑它们,反而很老练地把题目打开给读者看,然后就放在那儿开着,没把它关闭,就谈到下一个话题。我很喜欢没必要得出结论的人。总之我觉得你写得有意思好看,敏感但不胆小,不虚。
有几句我想改一小点,都是不重要的细节:
母亲是英格兰东部人- 她是北部人
“在那里学习三年之后,她们会有一年要来中国实习- 准确一点可以大概这么说:在那里学习四年之后,包括一年在中国留学,她们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实习,积累一点工作经验(之类的哦,然后下面都是对的)
下面只剩了发色的问题,我那天说的是我明明是棕头
⋯⋯”可能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还是满金的哈!
就这么多,其它的你都记得清清楚楚。谢谢你在这上面花的时间,这个文章真的让我很开心!

 

凯琴你好,谢谢你的回复也很高兴你能开心。已按你的意见修改了。而且读你的信件,可以看出你的中文水平真的很好,因为你能理解词汇之间细微的差别,去德国之后千万别忘记中文啊!

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花时间是值得的。到时候见报通知你哦,发博客也通知你哦!

什么时候离开南京?昨天上午又去省昆见到了洋罗拉但没见到你。祝一切顺利!

凯琴,你还在南京么?明天我们金陵晚报D3版关于你们的报道见报了。另外未删节本明天我也想发在本人的博客上,注意收看哦!祝德国之旅愉快!

 

肖林,谢谢!明天是我在南京最后一天了,有点忙,但我尽量记住买一份金陵晚报看看!希望我们早日再会!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