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7

含羞草 - []

Tag:

小拉上创新的课,一共攒了129颗星,听同学说可以用这些星去换铅笔橡皮,她每次回家很有耐心地将这些星星贴在书上,好不容易等到最后一节课,以为可以兑换了。老师却说了一大堆限制条件,要到报名点换,现在还不能换等等。眼见她垂头丧气地出来了。

很想给她钱去买铅笔橡皮,但自己挣的东西不一样呢。她说还有同学要去报名,就交给同学去换,也只好让她自己去努力了。小愿望总是很可爱,就像《白气球》里的那个小女孩,她一定要买到那只大金鱼。

路上遇到有人卖植物。有一排小小的绿色盆栽,我说那是含羞草么?小拉去碰了下吓一跳,顿时觉得非常有趣:“真的是含羞草,叶子立即关上了。”我也觉得意外:“你居然没玩过含羞草?”“没有啊,买一盆吧。”刚好可以安慰小拉,我就花5元钱买了一盆。小拉一直捧在手上,觉得很好玩。

路上跟她讲起我们小时候感兴趣的植物,太阳花,我喜欢玩花枯萎之后花心里的籽;滚水红,小小的桃红色干花一样的花球,我真的用开水烫过它;凤仙花,也试图用它染过指甲,未成功;而对鸡冠花总离得远远的,因为听说它的籽会弄瞎眼睛,这个知识是否确切到现在也没得到验证。小时候我家院子里有棵大梧桐树,结了豆角一样的果实,到了夏天成熟的时候,会忽然炸开,滴落酱油一样的液汁。近秋天的时候,我奶奶会打下那些球状有硬壳的树籽,用盐炒给我们吃,嗑开后白色的米子,很香的。

小拉听了很羡慕,说我也要吃梧桐树果子。可是在南京的梧桐树,我没看过那样的豆角,和我家院子里的梧桐品种不一样么?

脏兮兮的盆子,有安全感的舒展的叶子。

擦盆子的时候,不小心顿了它一下,所有的叶子都合拢了。我等待了很久,它们还没有恢复……花农说,要四天浇一次水。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