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8

雨天的梳理 - []

Tag:

今天是个雨天,天气又有点冷,干脆哪里也不去了。出门吃了碗鸭血粉丝汤,回家做了锅青菜粉丝木耳小肉圆汤,加上昨天的红烧鲫鱼、豆角、青椒炒毛豆,够小拉美餐一顿了。

头还是疼,启用新药一枚,血压仪似乎出了问题,上天入地的,不可信也。

今天最大的成效是完成了一些梳理打包。朱天文说薛仁明是“选择了一座缥缈大山在攀登”,以她的涵养,还是露出了轻微的“不自量力”之意。不过,古典文化功底与政治熟悉度有限的更加自不量力的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我们不是胡迷,未有像小狐狸中了白衣秀士的毒,却有一颗探究真相的好奇之心。

那天老马问起,我说,想通过写这个了解男人。当然这是戏说。但戏说里也有真义。说起胡的理想,老马问那是什么,我说:让中国还原成手工业大国,让喜爱自己的女人成姐妹。老马很不屑,说现在谁还这么想,即使喜欢很多女人,至少上下左右瞒好好的。

老马你就不知道了。胡兰成推崇做士,这个士虽然是读书人,但是要有点杀气和兵气,是为皇上出谋划策拿江山的。可以参考的现代作品有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铁嘴铜牙纪晓岚》等。里面无论是皇上还是皇上推崇的士,哪个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哪怕有陪伴始终的女人,也会放任男人去小放松一下,主女人还会与哪些偶遇的女人形成短暂的朋友,集体小戏弄下男人。而皇上和士是多么乐在其中啊。

不错,现在的男人是学聪明的,即使有多个女人,也要瞒得好好的。那是被女人的“小气”逼的。

胡兰成把与范秀美的缱绻写信详细告诉张爱玲,以为张是个不一般的大方女人,却让张哭笑不得,有“情书错投”之感,不久张与之断交;顾城带来英子到家里住,谢晔甚至让出房间创造机会给他们独处,但那只是谢想腾出手来带儿子……儿子渐渐长大,谢烨不是滋味了……一桩命案正在男女各自的逻辑里疯狂酝酿……

如果我说胡兰成这个老狐狸有着与顾城这个帽子诗人一样的天真,你会不会噗嗤一乐?

不过,指望我们写出一本大八卦,估计也要失望了哈。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