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30

张岱、袁枚与李渔 - []

Tag:

在老家爸爸的书架上读到李渔《闲情偶记》,想到另外两个人,张岱与袁枚,这大概是明清文人中最会生活的三个人,有博闻广记者若识得第四人,可将他们的书出得一套丛书。

有人曾送我《随园食单》,但《随园诗话》、《夜航船》、《陶庵梦忆》皆未完整读过,应列入未来阅读大计。

汤显祖一辈子想好好做官,最后辞官回家,才写下传世之作《牡丹亭》。

这点上他不及这三个人,早就在工作之外,会玩会生活。李渔《闲情偶记》,除了开篇正儿八经谈怎么写传奇,提出戒讽刺、立主脑、脱窠臼、密针线、减头绪、戒荒唐、审虚实、贵浅显、重机趣、戒浮泛、忌填塞等十一条要点。可话锋一转,他谈起了女人(从肌肤眉眼到穿着姿态)、丝竹歌舞、大山小山、床帐古董橱柜,然后到吃食、花树……还有一节谈到昆曲。说有个财主听惯了高亢激烈的弋阳腔等,不喜欢冷僻高雅的昆曲,但因为昆曲流行,他不得不让家里的戏班子练习,但每听到昆曲的声腔,他都皱着眉头,连唱的人都替他难过,这时候李渔议论道:这种人实在是不会自娱自乐呀。

常亦有人看猴子一样用怪异的眼光看我和我的曲友们。曲会?你唱?昆曲?听不懂啊。或者更加疏远地以赞为批评:你真高雅、你真浪漫。

呵呵。昆曲传承了唐诗宋词吟唱的调子,在古音里,有人灵魂得到某种安歇。至于听不懂,我不知道是调子听不懂还是唱词听不懂,有字幕乃英文翻译,连老外都能看下去,中国人怎么会不懂?

说到底,要拒绝一样东西,其实说你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可以了。说不懂,实在是含蓄的拒绝。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