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9

渊薮与亦是好的 - []

Tag:

这段时间开始研究一个讨厌的人。奇怪的是人的态度,喜欢的人越研究越喜欢,讨厌的人越研究越讨厌。

你站在别人的深渊之上,看见的却是自己的渊薮,这就是人生吧。

水至清则无鱼。粘滞、缠夹不清有时候正是生命之始乃至天地之始,然而,依旧讨厌粘滞与缠夹不清。也就是说,我不喜欢粉饰、不喜欢以天的名义自以为大过天,以儒道佛的名义藏匿占据天下的野心。我讨厌有野心重权谋的对政治有着超乎寻常兴趣的人。

然而这却是一个失败者,一生充满开除、离异、牢狱、逃亡与被驱逐。看到一个失败者自圆其说与沾沾自喜,你在厌恶的同时又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

毕竟他的挣扎不是兵戎相见,而是试图以文字以书法虚构自己的野心世界,还要以长衫扮作飘飘欲仙。悲剧与喜剧、深情与笑话常常只一步之遥啊。

喜欢他的人却供神一般。我知道的两位女性喜欢他的,一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却是都“混”得不错。

也许,粘滞、缠夹不清,或者说,对粘滞与缠夹不清的忍耐乃至喜爱,都是一个成功混世者的要义吧?

从成功混世而言,此人也是“典范”,许多同类人人头落地,此人却寿终正寝、妻女相伴,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人研究他……

他的混世哲学被女才子嘲笑过:东是好的,西“亦是好的”。

这大概亦可以是生存口诀。偏这样的男人却喜欢“亮烈清坚”的女人。

相互的吸引与厌弃,彼此念念不忘又态度迥异。缠夹不清的念念叨叨成祥林嫂,亮烈清坚的不置一词,最终以作品隔山打牛。他不懂得有一种爱是炭火,持久热烈,终归灰烬。

女人最后的骨灰要求撒在荒野,却被违反遗嘱夹了玫瑰花撒向大海。

亮烈的人最终还是被缠夹了。

人生是欲干净而不得,总被好事者弄成伪浪漫,难得干净的。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