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1

扎西与扎太太补记 - []

Tag:

我认识扎西和扎太太的时候,他们还不姓扎西。那时候扎太太还在一边教生物课,一边写小说。不叫扎西的Z当时在干什么忘记了。只记得韩东感叹扎太太是个纯粹的没有功利心的写作者。而扎西和扎太太一个高大一个文弱,好似大兵遇到女秀才,却怎么也狠不起来,倒是一腔柔情,一见不到扎太太,扎西就在黑暗的街道上呼喊:“涛——涛——”好不感人。

尤其对于我,当时一个已经30仍孤身一人的我来说,非常羡慕。那时候的我正在人生的瓶颈阶段。路还是那样的路,却觉得怎么也走不通,反正是有着无尽的忧郁。不过这个忧郁自己说得,别人说不得,扎太太为某杂志写文章,提及一个叫XL的“忧郁的胖子”(其实是俺自嘲语),俺就不高兴了,还抗议了呢(不过抗议的重点是“胖子”,人都有点讳疾忌医嘛)。

扎西心灵手巧,大概有他母亲的的遗传基因,那个硬朗的老太太,虽然常把我和小鹿的名字叫得混搭起来:“肖菁菁,陆林林……”却能做12生肖的民间布艺作品,我和小鹿都讨了一串呢。

那时候有许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记忆里有个细节这里要补记一笔。我当时住在七八个人聚居的集体宿舍,嫌很不清净,就在靠小鹿家附近搞了一间房子。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扎西一家似乎是贡献了一张桌子,扎西和扎太太有个傍晚还帮我去装电灯,扎西站在桌子上,扎太太扶着叫他小心一点。

这个情节一直记得,扎西和扎太太也许忘记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