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2

倒霉蛋曲径通幽 - []

Tag:

标题是我总结《入殓师》的一句话,丽劫觉得很有喜感。很多人都看过了,没看过的人去看看吧。

昨天参加那个中德对话会,一开始不好玩,后来开始慢慢好玩起来。有一段对话,别人没觉得什么,我自己却觉得好笑得不得了。

那个汉学家高立希说他很讨厌两个女作家的作品,一个是卫慧,还有一个是也是上海的写《啦啦啦》的谁,他很努力地想,想不出来名字,这时候旁边一个胖男孩(他是记者么,我怎么不认识?)插话道:“是罗拉拉么?”我忍住笑说:“是棉棉吧?”高立希一拍脑袋:“对对对,是棉棉!”

还有一段。我们追问高立希喜欢苏童的哪个作品,他想了半天说那几个老婆的,我说《妻妾成群》?他说:“对!不过我不喜欢那个BI……”他开始耳语,我们几个记者也很紧张地回头看正站在后面毕飞宇,气氛一时凝滞。高同志终于说:“我不喜欢那个《碧奴》!”大家都松了口气说:“那是命题作文嘛,难怪……”这时候大家又回过头去看毕作家,聪明的毕作家也反应过来说:“哦哦,我知道他说的是不喜欢毕飞宇……”

多国人一起七岔八岔就是这么愉快呀。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