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6

生日 - []

Tag:

一个生日很腐败,转眼间已经过了四次。

一次早在一个遥远的雨天,是为了那只可爱的皮包举行的答谢,好在后来有人把它命名为小M的生日宴,也好,这有点像洗钱。

一次是在上个星期天,给爸爸妈妈接风,顺便买了只蛋糕,算是家人提前庆贺。

一次是在昨天,众姐妹的老一套,有活宝叶子在场,何愁没有笑声。

今天才是正日子,请了几位老同事,男人们的生日祝福比较严厉,他们要求我尊敬师长,团结同学,锻炼身体,笑傲钱财,知道是好话,却还是听起来牢牢不服的。不过有人答应送我他画的青花瓷瓶子,还答应带我一起画……期待中。

得到一瓶娇韵诗,一只永恒的本子(人们太喜欢送我本子了,我也从不反感)还有一笔巨大的未知数……我还没想好。可是今天最可爱的一个生日礼物是歌德学院的邀请,为我喜欢的施林克朗读《朗读者》片段。离开电台已经13年了。这个重新开口的机会我觉得很好…… 当年我可是很喜欢朗读的,还教过朗读课。据说在德国,朗读十分流行……我倒相信,那是一项健康的活动。

晚上小拉在她爹叮嘱下打来电话,送上生日歌,俺娘也叮嘱了几句……算是圆满地告别了这个生日。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