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

文艺 - []

Tag:

自从做了八卦工作,我就不太文艺了。偶尔会到文艺里瞧一眼。

那天深夜买了六本书,里面居然有三本亦舒,担心太幼稚了点,看了一眼她的散文集,还好。还是能入我的法眼的。

还有另外三本,一本《悲观主义的花朵》;一本《幻觉》;一本《心是孤独的猎手》。

抄两段亦舒的小随笔:

为生活,什么样的委屈不可受呢,总比空着米缸高尚吧,总比开口求借好吧,穷人不应有任何选择,衣食足然后才能知荣辱,单身汉可以不食嗟来之食,有家累的人为了争口气不必要的气而影响到妻女,这不是清高,这叫下流与自私,没有资格吵架而吵架,没有资格争气而争气,叫人耻笑。

吵架不过是一口浊气上升,一种愚蠢,流落在生活中人群,卑微地存在,有力气不妨多赚点,还花力气来吵架,为什么。

                     ——《吵架》

不过亦舒说,一个男朋友抵得上一百个女朋友。她遇到怎样的男朋友了?据她说,像阳光。

她说是:半夜一个电话,他赶着来陪,吃菜他付帐,一出门他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要看什么书跟他说一声。亲戚间有事,他出钱出力,放假他负责安排节目,发脾气他默默地听,万事推在他头上——“喏,都是你不好。”

她是运气好啊。我可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男朋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