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8

我的技术生活 - []

Tag:

多年前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问我要找乍样的。我想了想说:理科生,会修电灯(还押韵呢)。目标多么纯洁美好,毫无对资产阶级纸醉金迷生活的向往,却饱含我对最初级最幼稚技术含量的恐惧。

其实,在大学毕业后漫长的八年时间中,我并无会修电灯的人相伴,跌跌撞撞地度过了我毫无技术含量的最青春时光,那时候我遭遇的最大技术难题就是直播台。26岁那年,我面对直播台上那密密麻麻红红绿绿的小灯及按键一筹莫展,我痛恨发电报要对我以旷工论处的师专领导,让我错过了技术培训过程,“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形容我当时的窘境。第一次直播介绍的是张承志的《心灵史》,我喉咙发紧,嗓子冒烟。以我五岁上舞台,八九岁就在万人大会上表演对口词的经历看,我不可能是怯场,而是被那些指示灯及按键所恐吓……我就这样度过了四年主持人生活,所幸我除了出了一些“这次节目是由肖华少林(应为肖林少华)播送的”,“听众朋友窄见(再见)”之类很有幽默感的小洋相之外,并未闹出大的技术故障。

30岁我才找到一个修电灯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理科生)。此前我还买了台电脑。当时我对电脑的膜拜之心如滔滔江水,我的同事兼舍友之间盛传关于我的一个笑话:“XX的电脑键盘只允许抚摸不允许敲击……”我对待所有技术活崇敬极了,可是直到2000年调到报社,不得不开始无纸化办公之后,我的打字速度还是一塌糊涂。其间还穿插了我的另一段技术生活。1996年前后,那时候迷上看影碟,和小鹿一起买了一台不便宜的日本产的JVC。那台机器后来多次被我肢解,重组,擦擦弄弄的也算修好了,重新运行,在我搬到新家前后,这台用了十年的机器终于被我再次拆解直到整歇,现在完尸还在我家卧室的电视柜里。

2003年,我开始在西祠折腾,学会发贴上照片等小技术,还狠过了把斑竹瘾。再后来博客了。每次博客搬家都是被迫,我忠于博客,不得不背叛许多不靠谱的博客网,在颠沛流离之中甚至学会自定义模板及设置探究访客的小机关。遗憾的是,我至今对电脑内部一窍不通,为修电脑也花了不少冤枉钱,我对家里的电脑的折腾也仅仅局限于拔插插头,拨打10000号,找脑安公司那些不靠谱的修理工们……

我一直对男人在技术上的优势有崇敬之心。但是今天这种崇敬遭到了冲击。这也是我思绪万千回忆我的技术生活的原因。两个在我看来都算得上高智商的男人老马和饭团,今天先后在MSN和打电话询问我博客搬家问题,他们不耻下问的态度值得鼓励。但是饭团同志的问题幼稚到叫我吃惊,以致于我不得不重新审视“男人有脑、女人有心”这个宏大命题。

作为技术指导,我责令一向鄙视女人,经常在博上责骂女人弱智的饭团对女性展开赞美。他做到了。

同志们,朋友们,伟大的女性们,为我为女人的智力争光,为女人的技术水平争光,给我一点掌声吧。

http://nextfcuk.blogcn.com/diary,21356077.shtml#comment

(另,小说明,因为将“绿野蔷薇”模板推荐给老马用,为避免撞“板”,特更换模板一次,请博友见谅。不适应的尽管提意见,不行咱们再改。)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