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9

雷雨 - []

Tag:

谁说人活着总能进步?难怪陈丹青出了本《退步集》。曹禺写雷雨的时候才22岁(此为推算,他1930年考进清华大学,23岁毕业,1933年就完成了《雷雨》)。

许多人瞧不上巴金的文字,但是他至少做了一件大好事,那就是在1934年的时候偶然发现《雷雨》,临时拆版,亲自校对,将剧本刊登在其任编委的《文学季刊》的一卷三期上。

曹禺说:我喜欢写人,我爱人,我写出我认为英雄的可喜的人物;我也恨人,我写过卑微、琐碎的小人。我感到人是多么需要理解,又是多么难以理解。没有一个文学家敢讲这句话:“我把人说清楚了。”

曹禺还说:在夏天,……人们会时常不由己地,更归回原始的野蛮的路,流着血,不是恨便是爱,不是爱便是恨。……代表这样的性格的是周繁漪,是鲁大海,甚至是周萍,而流于相反的性格,遇事希望着妥协、缓冲、敷衍的便是周朴园,以至于鲁贵。但后者是前者的阴影,有了他们,前者才更明亮。

很久以前,也是在一个夏天的夜晚,还是中学生的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雷雨》剧本,大学里还和人一起配过鲁侍萍和周朴园的对白,看戏的时候才发现,那些对白是那么熟悉,几乎大段能背下来。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