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2

第四集  不朽传奇(下)之九 - []

Tag:

苏昆《长生殿》和省昆《1699·桃花扇》

2001年渐入佳境的晚春时节,昆曲成为文化遗产的消息让毕生从事昆曲的人如愿以偿,他们很多已过花甲之年,在阅尽人生的繁华后品味的是生命的本质。其实,昆曲在他们眼里就象人的生命一样,繁华过后就是落寞。而世事的兴衰,如花开花落,只要生命尽情地绽放过,就拥有了永久的价值,不管是人还是事。

(苏昆《长生殿》排练现场。顾笃璜老先生执导的情景。

1699·桃花扇》排练现场,石小梅、张继青等指导小演员的情景)

经历了时空的沧桑变幻,世事改观,昆曲已不复当年“百戏之祖”的繁华,然而昆曲的余韵依旧绵延不绝。

唐人刘禹锡说:“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孔尚任巧妙化用此诗,发出追问:“人面耶?桃花耶?虽历千百春,艳红相映,问种桃之道士,且不知归何处矣。”相对于今天的观众,舞台上的一切都是“传奇”,隔了300余年,典雅的文辞,清俊的曲调,精致优雅的扮相做工,都使熟悉了快餐文化的我们感叹。

(访谈  申遗成功后几部大戏的改编上演

访谈:顾笃璜  王芳 台湾陈启德先生、叶锦添等)

如果说《牡丹亭》的青春版和精华版争相上演,再现了当年南京城内两台《铭凤记》同时登台竞艺的胜景的话,那么苏昆版《长生殿》,则在二十八折戏中再现了半数以上百年来未曾登台的折子,昆曲发源地姑苏,终于在三个夜晚的演出中焕发了久违的青春。

(访谈:《比翼长生》作者上海交通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柏梁,谈苏昆《长生殿》

出现苏昆《长生殿》的精彩演出镜头,尤其是“红全堂”或“白全堂”时。)

1699年《桃花扇》脱稿,由于反映了重大社会现实,并有着较高艺术成就,问世后戏班纷纷上演,“王公荐绅,莫不借钞,时有知贵之誉”(《桃花扇·本末》,但后因政治原因及篇幅浩瀚等,此后200多年之内,此剧从来没有能够完整地呈现于舞台。300年后的今天,《桃花扇》再次走上舞台的时候,它有了另外一个名字:《1699·桃花扇》。这样一种命名方式,显示出演创人员重新回到历史现场的企图。与以前选本不同,这一次,是按照演出节奏删节。三个小时的演出,汇聚出两个300年:一个是明代300年之基业,另一个1699年至今的300年的昆剧兴衰史。

而话剧导演田沁鑫的介入,使得她有机会对古老的昆曲艺术进行了“空间改造”。

(访谈田沁鑫。

出现《1699·桃花扇》开场部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