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4

献给爱米莉的一朵玫瑰花 - []

Tag:

喜欢福克纳的人一定知道他的这个著名短篇。

想起这篇很久以前看的小说是因为最近看到一个故事的新进展。

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如果你像孙猴子那样不仅勤奋、日行千里,还不时喜欢一个筋斗云翻到云朵之上去鸟瞰人世。

如果你不急于对每个故事下个结论然后完结。

你会发现人世间的故事从有趣到无趣,从纯情到庸俗,从悲剧到闹剧的许多意想不到。

休息的时候换口气,无意间窥视到某个黑暗的巢穴,再翻个筋斗云到云层之上鸟瞰一个故事。无趣、庸俗、闹剧也是有趣的。

只是,人千万别把自己拔高了,也别把别人拔高了,要有幻想,但不要妄想。

曾经有个在讨论版上结识的小妹,一个长相平淡,笑起来还有几分甜美的小公务员。她很爱她的丈夫,但他们离婚了。她还是爱她。

后来他们复婚了。此前男人赌咒发誓要好好过。但不久积习难改。

他们复婚后不久,她在MSN找我诉苦,后来发给我一个巨大的表格,上面记满了某年某日,那个男人几点回家,什么表现……

我看到她的整个生活,被那个巨大的表格占满了。

前段时间看《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李白玲也是个典型。女人那股子劲儿上来,谁也拦不住。

好在现在不少女人的这股子劲,被购物、美容什么的消解了。购物或美容指南消解了爱人的作息时间窥视表。

但我知道在暗处,在一些角落,在一些女人的心中,这个毒瘤还根深蒂固。

不久前我们城里的另一家报纸,刊登了一个据说很感人的故事,一个男子多少天如一日,绑缚着他爱人的尸体在自行车后赶路。

我们为什么总要把爱情故事变成恐怖故事呢?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