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5

野马心 - []

Tag:

一周5天的大夜班上得头皮发麻。很想丢下这一切一个人旅游去。

和朋友的旅游也很愉快。但我还是钟爱一个人的旅游。

一个人去过北京,一个人去过香港,一个去过黄山,还有西递、宏村。很久以前还一个人去过北戴河。

回想一下细节吧。

一个人在北京的时候,很高兴地在中国美术馆附近,买到了一套可以画T恤的彩笔,德国产的;

一个人去香港的时候,一下飞机就遇到长得像麦兜爸爸的香港人,后来还帮小拉淘到了一只戴着绵羊帽子的麦兜。一个不认路的人,居然在香港地铁里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么多地方,不是归功于自己,而是香港地铁的路牌太好了。香港的地铁我喜欢,陌生感特别强,经常一排人走下来,像从哪个电影镜头里出来。还有坐着电车的时候,香港密密麻麻的店面从身边胶片一样流过,好似在放着《甜蜜蜜》……

黄山一点没有油画或照片里的俗气。反过来,空灵得很,可以洗肺,可以修复心灵。

宏村的清晨太美了,以致于我忽然撞见,啊了一声迎上去。并不太爱水墨画,但水墨画一样的梦境有神奇感。

很久以前的北戴河记不很清了,但是在海边遇到彩虹还是很惊喜的。

一个人的旅游,让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朋友说过的:“在孤独里忘掉孤独”,很文艺腔,却也是真的。

我们每天被谁使了定身大法,在盒子样的楼房里关禁闭。

所以说王大爷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就是因为,他一个人拿着相机到处走。

中国少有真正的记者。因为中国的记者独行者太少。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