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7

剑客精神 - []

Tag:

这几天看电视的时间,大概是我先前一年看电视时间的总和。

除了比赛外,也看一些奥运花絮新闻。

记得两个人物,一是记者采访一位在扛着摄像机忙前忙后的外国老记者,他60岁了。有意思的不是他这么老了,还在一线干活。而是早在70年代,他就在某届奥运会上拿过2块游泳金牌。他接受采访时微笑着说:“如果我现在失去这份工作,也许还能回到游泳池内拿上一块金牌。”

还有一条图片新闻,说的是一位82岁的国际拉拉队队长,这次北京奥运会之后就要从拉拉队“退役”了。这么多年,他到过无数个国家,不管语言是否相通,总能把现场气氛调动起来达到最高潮。2008之后,他终于思退了。

想起在德国遇到的两位翻译。托马斯。41岁。国家话剧院演员,翻译过诗集、评论集、哲学著作,业余当导游,做翻译,精通中文、俄语。他还在中国的阳朔买了个小旅馆,准备在那里经营经济型旅馆。

柏嘉琳,27岁左右,未婚,没有男友。她还在读研究生课程,业余打工当翻译,同时在不少城市和朋友共同经营探戈舞酒吧。某天晚上,小柏穿了漂亮性感的纱裙,化了妆和我们拜拜,她要去探戈舞酒吧跳舞去了。

这一回,我们一直在证明自己,证明我们有多么强大。我们也做到了。但是我们有些还是没得到证明。

中国击剑队的法国外教老鲍在女队拿了银牌之后接受采访,说很纳闷为什么拿了银牌之后一个祝贺的人都没有。“难道我们不是赢了一块银牌而是输掉一块金牌么?”

他还说,中国的剑客心理太脆弱,输不起。一旦失利就起内心波动,就顶不住了。

大多数时候,我们还只是有一套剑客的行头,甚至长相身材也很像那么回事,但是我们的内心就很难讲了。

因为我们还是往往是,只能这样,不能那样。我们还是难以享受人生的每个过程。

我们缺少游历也缺少感悟,我们只要一个漂亮的结果。

那个拿过奥运会金牌现在还在扛摄像机忙碌的老记者,那个82岁了才“退役”的国际拉拉队队长,托马斯还有小柏,他们也许都能明白,什么叫剑客精神。

很久以前喜欢堂·吉诃德的一句话:去攀摘不可能攀摘的星辰。


评论

发表评论